2012年5月28日 星期一

毛澤東肖像的力量

拳王泰臣的左臂有毛澤東肖像紋身,曾有記者問泰臣是否毛澤東的崇拜者?泰臣回答說希望借用毛澤東的力量;對於很多人來說,毛肖像也是有辟邪和保平安的作用﹣﹣當你對毛不敬,你會發現有一種力量去對付你,這時你便會感受到他們所說的“力量”了

2012年5月22日 星期二

泛民主派永遠不會成為多數派


每一屆立法會選舉後,媒體都有報導選舉分析,每一屆的分析都一樣:泛民得票率高,但所得議席卻少

在設有功能組別的立法會結構中,立法會選舉也同樣是狗屎垃圾,歷屆立法會選舉中,泛民的總票數都高過建制派議員,但所得議席卻永遠比建制派議員少。原因在於功能組別可以數十票或甚至零票當選

即使沒有功能組別,在比例代表制下,單以地區直選計,亦同樣出現泛民得票率高,但所得議席卻少的情況。在比例代表制下,每區由於選民數目不同,法定門檻亦有所不同,導致某些選區可以較低的門檻當選,例如九龍東的法定門檻約為六萬人票,而九龍西法定門檻只有四萬人票,例如:2008年九龍西梁美芬雖然當選,但所得票數僅為19,914票,以全部立法會參選人計,便有六名落選人所得票數比她為多

比例代表制本來是為達到兩黨政治而設,在香港的多黨競爭下,比例代表制反而出現分猪肉的效果,建制派通過自我協調、配票而往往達到得票少但議席多的效果

由於香港並沒有政黨法,多數黨不能籌組政府,在不利多黨競爭的比例代表制下,自97年開始至今,竟沒有人提出過要改革比例代表制,反而在2010年,在建制派和民主黨支持下通過了的2012年政改方案,增加功能組別和地區議席,更強化了這個不公平的選舉機制

2012年5月17日 星期四

議會內不抗爭,等如甚麼都不做

議會內不抗爭,等如甚麼都不做,因為這個香港立法會本身就是狗屎垃圾!


議員提出的個人議案或法案修訂,都要經過分組點票表決,分組點票在只有讚成票沒有反對票下仍遭否決的例子並非幻想情節,2006年「解決婦女貧窮」的議案,表決結果本是32票贊成0票反對,但在功能組別沒有過半數支持下,沒有兩個組別同時過半數,結果出現議案在沒有反對之下否決的荒謬情況

此外,所謂過半數,是以出席議員計算,有時立法會未必全數議員出席會議,功能組別的議員出席率越低,可控制以過半數否定議案的機會越大

至於由政府提出的議案,無需分組,只要全數出席議員過半支持,便能通過,立法會泛民佔23席,親建制派佔37席,因此即使泛民全數反對,議案仍會獲得通過,即使親建制派不需要全數37席出席全議,仍能以大多數通過議案

由議員提出的議案,是極度容易否決
而由政府提出的議案,卻非常容易通過

香港的立法會絕對是一個失效的議會,他根本沒有否決政府議案的能力,也沒有反映民意的能力

2012年5月13日 星期日

2012年5月12日 星期六

中共的維穩系統

RadioMolihuaEPS2 by HardysXtreme Yiu Cheong
陳光誠跨越八道防線,沿途摔倒二百多次,21日深夜逃離監控,但官方直到 26日才發現陳不見了

喺咁嚴密監控下,一個盲人竟然可以走得甩,所引起既,唔單單係陳光誠堅強嘅意志所造就嘅奇蹟,更值得留意嘅,係中共嘅維穩系統,原來,單單用喺陳光誠身上,一年嘅維穩費就用咗六千萬

中共成套維穩系統由現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書記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主任周永康掌握,每年費用達7018億,年增幅達11.5%,比軍費仲高,軍費每年6702億,年增幅11.2%。
成個維穩集團是一門很大的生意,涉及的利益集團唔容易計,置於周永康名下的維穩系統,包括公安、國安、國保、武警、特警、特務、交警、城管,以及網特、線民等等,難以數計。有人估算過,周永康統管的全部人馬,可能高達過千萬

“軍委主席”胡錦濤名下的中共軍隊二百五十萬人;而周永康手下就有過千萬,大大超出共軍人數,值得一提嘅係,中共武警雖然名義上都係歸中央軍委管轄,但實際係由周永康嘅“維穩辦”長期調用,可以睇到,周永康分分鐘仲大權過胡錦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