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議者

在香港的政治光譜中,最欠缺的,是一個反對派

也許你看到兩三個反抗的例子,但是足夠作為一個具政治影響的力量嗎?

因此我們需要異議者

中國人有個觀念認為家醜不出外傳,一看到紛爭就覺得鬼打鬼、中國人喜歡內鬥等;
但在一個民主成熟的社會,紛爭不是正常的嗎?最近有美國教授稱他接觸過的中國留學生,都沒有“政治異見”觀念;

民主成熟的國家,他們的紛爭是對事,不是對人,內鬥的結果是成長
中國人的地方,紛爭的對象是人,紛爭的目的是要你死

一個團體無論客觀條件有多糟,但只要裡面有異議者,便可認定他總有天會變好,這種事應引以為榮,而不是去隱瞞


社會需要有異議者才會有進步,容不下異議者的社會,只有荒亂和不安,因為每個人都在為不正確而擔心



異議者並不單純是一個網頁,而是一場運動

除了網頁,還有實物的異議者月報,將異議者的內容印刷後於街上派發


同時也有一個“行動起來”的運動,鼓勵將意念實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